-本是凡間豪傑逐鹿,卻恰似天宮仙神爭威!

林天與柳君玄之戰,誰也未曾料到竟崩塌了億萬裡山河。

一為自覺神誌之分身魔主,掌十萬年神魔傳承。

一為萬世難得一出之應劫之人,握神器而悟永恒劍意。

雙方皆是絕殺之招而無保留之意,然而此番大戰早已是不可控製,雙方神威直接崩碎了九重天星河,撕裂了中州十億裡河山。

無論是通天、神話還是法相、真元,對於整箇中州而言無異於天降劫雷地冒魂火。

紅章之力融合在劍氣之中,與那柳君玄的能量球瘋狂地碰撞著。

一人調動著天地法則強勢衝撞,劍影之中似有萬頭怒龍征戰萬界。

一人動用魔族禁術,直接碾碎空間,所過之處不留絲毫生機。

兩種截然不同的仙魔之力在整箇中州碰撞,億萬裡神土難以找到一處極樂之地,可以寄存這七尺之軀!

這場**不知持續了多久,每過一秒都有數不儘的生境隕落。

尤其是那些仙門聯軍與魔族強者們,都是雙方主帥攻擊的重點對象。

無情的劍雨和魔氣反覆轟炸,多少土地之上都將重現十方千誅輪迴大陣內的煉獄景象。

林天看著這些可怕的場景和淒厲的哀嚎,內心已經升起深深地愧疚。

不過他知道自己冇法停下,唯一可做的就是儘量用自己的力量,去將柳君玄的魔氣攔截下來。

在這場魔族禁術與神器大戰之中,雙方的力量已經逐漸僵持下來。

劍光與魔球將天穹撕裂震碎又讓其不斷癒合,反反覆覆之間湧現著光與暗的極致對立。

而越是持久,整箇中州就將一直處在天災之中。

雙方已經上升到法則之戰,兩種高階法則的碰撞輕而易舉就能引發各種神話大劫。

“給我停手,要戰就與我堂堂正正地一戰!”

林天忍不住發出憤怒的咆哮,他雖然從不標榜自己是好人,但也看不慣隨意的殺戮。

誰人冇有父母親朋,誰人能在陰陽鋪上修改生死?

快意恩仇,何必要造如此多的殺孽!

“哈哈哈哈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聽著他那憤怒的嘶吼,柳君玄卻反而笑得異常舒坦,整個人都笑到了癲狂狀態。

而現在他們兩個都算是拚儘全力,稍不注意就可能粉身碎骨。

然而這傢夥卻笑得如此癲狂,以至於渾身魔氣翻騰,不得不說真的是個瘋癲到極點的魔頭。

待到這傢夥笑夠了,這才輕蔑地看著林天:

“林天呀林天,縱使你是那應劫之人天命之人,也終究要敗在本王的手上。

因為你的顧慮太多了,心太善了!

想要成就王圖霸業,那一個手上不是染滿鮮血,那一個腳下不是白骨成林!

可悲!可歎!”

柳君玄大有怒其不爭哀其不幸的憤怒,更是不要命地瘋狂推動著魔球朝林天滾過來。

此刻林天也已將力量消耗得差不多,和這樣的超級大魔交手,豈會有過多的保留。

不過麵對著瘋狂滾過來的魔球,若是他就這麼認輸了,那麼自己定然會成為那一張畫中人。

屆時不僅是他,連同自己的所有追隨者,所有親朋故友也通通將會落到這般下場。

退一步是萬丈深淵,唯有奮力前進尚有一息可存!

“吾以龍皇之身份,令天下龍脈之靈,將爾等力量獻出,助吾誅邪滅魔!”

林天聲聲大喝,血脈傳承之中的龍皇神通爆發出來,傳到整個大陸無數龍血生靈的耳朵裡。

一時間萬龍咆哮,騰蛇飛舞,所有身懷龍血的生靈都響應起來,任由林天抽走他們地力量。

隻不過此法雖然霸道,但要抽取天下龍脈萬靈的力量,也需要超高的境界與巨大的消耗。

而且此秘法雖強,但最多也隻能抽取這些生靈的一兩成力量而已。

即便中途損耗太多,但林天也無所畏懼,瘋狂地將能夠抽取的力量全部弄來。

眼看著那魔球就要滾過來將他碾碎,然而關鍵時刻數不清的力量光束就已陸續飛到了他的體內,就好似諸天神佛在吸取信徒的信仰之力一樣。

柳君玄看著這數不清的力量湧入到他的體內,也覺察到了深深地危機感,當即再度湧入自己的本源之力,要將林天儘快碾壓。

“晚了,還有這個必要嗎?”

就在魔球抵達林天麵前之時,他卻抬起頭笑了起來。

原本乾涸的身體迅速被力量充盈起來,尤其是那滾動的龍血瞬間充滿了活力。

這些力量同宗同源,甚至不需要去煉化吸收轉換。

在柳君玄那複雜又惱怒的目光之中,林天手上無塵劍再度爆發起巔峰力量,一聲劍吟宛若飛躍九霄的鸞鳳,一鳴而天下知!

通天劍意攪動著星河,撕破那一層虛偽的夜幕,獲得無數星光加持!

一道道星辰之影出現在劍體之上,那是來自上蒼與諸神的肯定。

一條金色遊龍在其間飛騰,讓這柄法劍的威勢層層加碼!

隨著柳君玄注入力量的持續衰退,魔球的神威已是江河日下,然而林天獲得全新力量的湧入,反而威勢重回巔峰。

“給我滅!”

林天手腕上一用力,強大的法劍徑直落了下去,直接將那魔球切成了光滑平整的兩半。

下一刻,魔球直接爆炸,而那擴散到整箇中州掀動風雲天災的狂暴魔氣也隨之消散!

劇烈的爆炸同樣在虛空之中引發黑洞,不過這次柳君玄卻離得很遠,輕易便置身事外。

反觀林天離得卻非常的近,不管是他還是那些本該擴散肆虐的劫波都被吸收過去。

看著即將殞命的林天,柳君玄也再度露出了冷笑。

對他而言,這一切都是精準的算計,就算前一招殺不死林天,也有後手足夠將其拖入萬劫不複的深淵。

隻不過妄圖利用黑洞達成自己的目的,隻能說這個想法過於天真了。

眼看著林天就要被吸進去的刹那,一頭超級巨獸已經從那茫茫的黑洞之中漂浮而來,帶著太古宇宙的無限古老氣息。

在這關鍵時刻,泰坦星噬獸殺到了!

僅憑這單個黑洞的力量,泰坦星噬獸才一出現就直接張口將其吞噬,隨即好似護法神獸守在林天的身旁。

所有人都被突然的轉折驚呆,冇想到這泰坦星噬獸竟然有如此神威。

原本被魔氣炸成煉獄的整箇中州也恢複了平靜,無數人抬頭看向戰場方向,林天的人性光芒從未有此刻這般偉大。

若非他的阻止,整箇中州的災難將深深地持續下去,

他也絲毫不理會柳君玄那發青的臉色,身上為數不多的仙氣直接化作無數光點,向著整箇中州飛去。

隨著這些仙氣飄散在破碎的河山土地之中,這個苦難的世界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恢複生機。

還有部分仙氣幻化成雲海,落下淅淅瀝瀝的小雨,

隻要是還未死亡的生靈,都在這場靈雨之中獲得重生,消除了難以計數的苦難。

而如此大功德也讓林天感受到天地對他的親和力,給了無法言說的東西。

這樣的好處其他人看不見也無法感受到,不過林天卻明顯地感覺自己對世界法則的領悟有了深層的提升。

這些仙氣是如此的公平,無論是平凡生靈還是其他各層次的修仙者,

凡是沾染雨露者都能感覺到身體的損傷在恢複,尤其是被魔氣侵蝕者得到了淨化免受苦痛。

看著這些仙氣帶來的好處,所有人無不感念林天的仁慈與偉大,在無任何人號召的情況下主動開始虔誠地為其祈禱讚頌。

佛宗曆時數千年宗教之戰未能取得的成果,林天已一場靈雨便已將人心儘數收服,整箇中州之生靈無一不是他的信徒。

這些信仰之力紛紛彙聚到林天的身上,讓他連番大戰之後受到的損傷也隨之消除,法力也隨之緩緩地開始恢複。

隻不過如今他的體內開始流淌的並非簡單的法力,而是融合了信仰之力與仙氣的全新力量。

隨著全新力量在體內流淌,林天也將對應的法則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。

尋常修仙者以一種法則達到凡間巔峰極境,然而林天此刻卻悟道萬千,取其三。

原來並非儘情的殺戮能夠讓人飛速提升力量,心存善念,兼懷天下同樣能得到巨大的回報。

若自己未能堅守本心,為了追尋力量而墮入魔道,也許就無法有今日之幸吧。

林天的目光看向那些朝他跪拜吟誦的天下人,內心的層次已再上一層高度,這天地桎梏絲毫無法阻擋他的步伐。

“你這傢夥,來得還真是及時啊!”

林天衝著泰坦星噬獸笑了笑,這傢夥的氣息果真變得深厚恐怖得多,也不知在那長生淵之中修煉了多少歲月。

隨意感知過去就能發現它的防禦比起之前又高出了一大截,完全就是世間最堅固的堡壘。

“畢竟還要拐著你一起製造諸神黃昏,若是讓你倒在了這兒,日後誰來充當內應啊!”

泰坦星噬獸哈哈一笑,兩人隨意的談笑絲毫冇有把柳君玄放在眼裡。

“竟然還能恢複力量,看來本王隻能徹底將你的神魂粉碎了!”

麵對著林天越打越強的詭異體質,柳君玄高傲的內心已開始出現鬆動,完全動了徹底毀滅的心思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