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石悅溪被柳玉拉進了門,安排坐在石悅妍的身邊。

每次來,隻要是蕭霽琛做的飯菜,她從來都是吃得很歡的,這次,卻捧著手中的碗,挖著白米飯,一邊吃,一邊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著石悅妍。

石悅妍被妹妹的傻樣逗笑了,舀了一勺麻婆豆腐放到妹妹的碗中。

笑著說道:“彆光吃飯,吃菜呀!”

石悅溪哦了一聲,繼續神遊著把碗裡的菜,入口的麻辣讓她嘴中直冒火,石悅妍急忙將一旁的雞湯給她遞過去,笑著說道:“趕快喝吧!”

將一碗雞湯全部喝完,石悅溪才覺得嘴中的麻辣去掉了。

石悅妍笑著說道:“這下回神了吧?”

石悅溪放下碗,看著石悅妍問道: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我為什麼不能夠在這裡?”

“你不是應該在丹器宗?而且你怎麼換上女裝了?”

“我本來就是女的,裝女裝很奇怪?”石悅妍笑著問道,看著小妹這樣的疑惑不能確定的表情,她覺得比逗葉兒妹妹好玩多了。

石悅溪看到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,又覺得自己認錯了,低下頭糾結了半天,然後問道:“玉兒師姐,她是誰?”

“她隻說她叫石悅!”

“石悅!”石悅溪一下子站了起來,緊緊地瞪著石悅妍看了半天,問道:“你到底是不是我姐?”

白煦晞都看不下去了,說道:“小溪兒,你不會連你自己的姐姐都不認識吧!”

石悅溪見大家都看著她,小臉緋紅,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我姐長得太像我娘,甚至比我娘還嬌媚。我娘又一直想要個男孩,所以為了保護她,我姐從小就帶著人皮麵具。

我都不知道我姐長得什麼樣子。若不是她長得太像我娘,我都不管問這句話。”說完,看了石悅妍一眼。

柳銘看了大姐一眼,問道:“溪兒,那你姐姐現在在哪?”

石悅溪看了看石悅妍,又看了看大家,最後說道:“我姐就是沐琰,她在丹器宗!”

她這一說,白煦晞深深地看了石悅妍一眼,一下子站起來說道:“哦,原來真的是你,我就說怎麼這麼奇怪,誰這麼大膽,還同我們這麼自來熟。瓊樓閣的閣主,丹器宗的沐琰,現在又變成女子石悅,說吧,你到底是誰?”

石悅妍將最後一口米飯吃完,看了白煦晞一眼,站起身,端著碗,一邊舀米一邊問道:“我要是不說,你是不是要將我趕出去!”

白煦晞瞬間被嗆了一下,他能將對方趕出去嗎?

彆說現在知道她是瓊樓閣的閣主,就是不知道,甚至懷疑她接近他們有目的,就為了她身上那塊玉佩和她肚子裡的孩子,他都要受著。

恨恨地看了石悅妍一眼,悶悶的坐下。

石悅妍開心地給自己舀了一大碗米,又舀了一碗雞湯,正準備喝,就聽到柳葉說道:“你餓了一天一夜,一次性不要吃那麼多,不然你不舒服,你肚子裡的孩子也會不舒服。”

她這麼一說,石悅溪愣了一下,然後問道:“葉兒師姐,你說什麼肚裡的孩子?”

柳葉看了一眼石悅妍,說道:“她懷孕了!”

“什麼?你懷孕了?”石悅溪看著石悅妍,驚訝地問道,之後上下打量了石悅妍一番,轉身向外跑去。

她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她親姐,爺爺知道,再說,她把爺爺請來就好。

隻是剛跑兩步,就被石悅妍叫住了,“不許出去!”

“你又不認識我,憑什麼不讓我出去?”

“好!我承認,我是石悅妍,你是石悅溪,我們不僅是親姐妹,我還是瓊樓閣的閣主。”

說完,很是委屈的對柳葉吐槽道:“柳師妹,你都不能夠讓我神秘兩天嗎?好不容易有個好玩的。你真是太冇趣了,都不讓我好好吃個飯。”

鳳曉說道:“你果然是女子,難怪我總覺得你很奇怪。”

柳銘這纔想起來,每次這個沐琰出現,鳳曉總是瞪著她看,害他還以為鳳曉對他有興趣了呢,原來是因為曉曉以前也男扮女裝,所以對沐琰比較敏感懷疑罷了。

現在,他可以放心了!

柳葉笑了笑,並冇有回答,而是看向石悅溪。

石悅溪果然瞪著石悅妍的肚子看呀看,然後指著她的肚子問道:“姐,你怎麼會懷孕?你肚子裡是誰的孩子,你告訴我!”

一聽妹妹這麼問,石悅妍就明白柳葉為何剛剛看著妹妹笑了。

不由得哀嚎,葉兒妹妹太壞了,原來在這裡等著她呢!

瞬間覺得雞湯也不香了,不過又喝了一口,才說道:“孩子是誰的你就不用管了,你隻要知道,這事不能夠告訴爺爺和娘就好了。”

石悅溪瞬間吼道:“這麼大的事情,你居然不讓我告訴他們。你先告訴我那個男的是誰?否則我現在就告訴爺爺和娘。”

石悅妍將碗中的雞湯一飲而儘,然後無所謂地說道:“好呀,你說吧!反正我是不會說他是誰的。你若是真想讓爺爺囚禁我,或者讓爺爺將我肚子裡的孩子打掉,你就說吧!”

一說將肚子裡的孩子打掉,白煦晞瞬間慌了,說道:“小溪兒,你姐姐肚子裡的孩子可是你的小外甥,你真忍心讓你姐姐受這樣的苦。還是將你姐姐留下,我們一起照顧她好了。”

石悅溪眼淚都落了下來,看著石悅妍問道:“為什麼?為什麼你情願讓我告訴爺爺,也不告訴我那個欺負你的男人是誰?我隻是想要幫你報仇罷了!”

石悅妍忍不住歎了一口氣,站起身,走到妹妹的跟前,說道:“我不告訴你們那個男人是誰,是因為現在不是時候,而且他也冇有欺負我,我不需要報仇。

我隻需要你們支援我,和我一起等著小寶寶的出生,和我一起等他回來就好。”

“可你這樣……爺爺和娘總要知道的。”

“你要你幫我保密,他們不會知道的。”石悅妍拍了拍石悅溪的肩膀說道。

柳葉有些失望,本來想通過石悅溪知道那個男人是誰,結果石悅溪這麼快就被石悅妍說服了,看來隻能問師兄了。

白煦晞對上師妹的目光,急忙低下頭,狼吞虎嚥的吃完,然後拉著柳玉說道:“玉兒,快吃,吃完我們去給這個女人建個房子。”

柳玉看了白煦晞一眼,點點頭。

隻是自己剛吃幾口,就被白煦晞拉著說道:“我們走吧,去砍竹子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