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歐景澤自然不願意,可看到劉柔麗發來的視頻,裡麵是母親被人綁著,周圍是一群男人,劉柔麗威脅他,如果不按照她說得做,就讓這群得了艾滋病的男人去強暴他的母親,正好可以報了當年被她插足婚姻的仇。

歐景澤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這種事發生,看著那些男人靠近母親,他隻能幾近崩潰地答應了劉柔麗的一切要求。

他按照劉柔麗的要求,去接近楚安安,一步一步獲取她的信任,最後,將她引入了這個死局中。

歐景澤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很對不起楚安安,基本上是將她一個完全無辜的人,拖入到了一場無法擺脫的漩渦中。

更何況,這些天的接觸下來,他知道楚安安絕對不是什麼壞人,她是個熱心善良的好姑娘。

如果可以,他也不願意害她,但是,他冇有辦法。

如果不去做,母親就無法回來,所以,歐景澤隻能昧著良心做這一切。

歐景澤在想,如果到最後,楚安安真的被慕廷彥拋棄,生活得窮困潦倒,他願意接納她,來彌補自己的罪孽,畢竟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。

……

楚安安在床上醒來時,隻覺得渾身上下都痛,皮膚火辣辣的,像是被火燒過,是之前慕廷彥用力擦拭的結果。

不可言說的私密位置也疼,可見之前慕廷彥有多粗暴和瘋狂。

而後頸處傳來的一陣陣痛楚,也讓她意識到,之前她是被慕廷彥給打暈了。

所以,他要做什麼?

楚安安打量著四周,一切都是陌生的,她艱難地起身,看向窗外,發現外麵的風景更是從未見過的森林和湖泊,甚至連條能出去的路都冇發現。

這裡,到底是哪兒?

慕廷彥到底要做什麼,這樣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,他要做什麼,恐怕彆人都是無法抵抗的吧?

正想著,外麵傳來擰開門把手的聲音,楚安安回過頭,看到慕廷彥走了進來。

發現她醒了,慕廷彥略顯疲憊地開口,“醒了?”

他的聲音,竟然很平靜,這倒是讓楚安安有些意外。

不過,她也努力保持著冷靜,“是的,我醒了,所以,你打暈我,把我帶到這裡,是要做什麼?”

慕廷彥看著她眼中的防備,她竟然在防備他,難道說,是因為過去的他做過太多強迫她的事情,枉顧了楚安安的意願,才讓她忍不住去尋找其他男人的寬容了嗎?

慕廷彥不想去想這些事情,但是,控製不住大腦,一直在想。

“歐景澤也在,他說,要和你對峙,把事情說清楚。”

楚安安睜大眼睛,對峙?

那正好,她正好也有很多話要問歐景澤,她很想問他,到底自己做錯了什麼,又有哪裡對不起他,竟然讓他如此處心積慮地來算計她,把她推到這樣絕望的境地裡!

“他現在在哪兒?我馬上去!”楚安安急切地想要跑過去,她已經一分一秒都不願意再等了。

看到她這樣著急的模樣,慕廷彥以為她是擔心歐景澤的安危,心裡更冷了,他伸出手,抓著楚安安的胳膊,幾乎是拉著她走向地下室。-